2019首轮统筹强化监督:瞄准1138个黑臭水体“望闻问切”
栏目:行业动态 发布时间:2019-05-29 09:11
北极星水处理网讯:10多天前,生态环境部启动2019年第一轮统筹强化监督,1038名工作人员奔赴全国25个省(区、市),分92个现场组对当地城市黑臭水体治理、饮.........

北极星水处理网讯:10多天前,生态环境部启动2019年第一轮统筹强化监督,1038名工作人员奔赴全国25个省(区、市),分92个现场组对当地城市黑臭水体治理、饮用水水源地保护、“清废行动”等污染防治攻坚战的落实情况进行监督核查。其中,350多名治水人辗转全国13个省(区、市),为各地城区内的1138个黑臭水体“望闻问切”。

黑臭水体整治瞄准老百姓房前屋后

来自中规院(北京)公司生态市政院的施溯帆已是第二次参加城市黑臭水体治理监督专项行动。和他一样,进驻各地的不少治水人都是城市黑臭水体治理攻坚战的“老兵”。

2018年5至7月,生态环境部和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联合开展了城市黑臭水体整治环境保护专项行动,对30个省份70个城市上报已完成整治的993个黑臭水体逐条进行现场检查。

“本轮强化监督里的城市黑臭水体治理专项是去年专项行动的延续,但这次排查的重点是在长江经济带11省市,以及辽宁、山西两个国控断面水质较差的省份。”生态环境部水生态环境司工作人员介绍,从全国来看,黑臭水体数量较多的有广东、江苏、安徽、湖北、湖南等省,这些地方黑臭水体多的主要原因是雨水较多、经济比较发达、人口相对密集。

在现场排查中,___现场组的成员发现锦州市常屯河河岸全线两侧存在多处垃圾堆放;安徽省现场组的成员在检查安庆市大寨沟水体时,发现河岸边存在污水直排河道现象,雨水井内有污水且水位较高,存在冒溢现象。

对治水人而言,整治黑臭水体问题就是解决老百姓房前屋后的要紧事。“不少黑臭水体的产生都是因为河道成了垃圾与污水的集中存放地。”生态环境部水生态环境司工作人员分析,黑臭水体的实质是污水垃圾直排环境,根子是城市环境基础设施不足。

按照去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生态环境部联合发布的《城市黑臭水体治理攻坚战实施方案》里的治理目标,到2019年年底,其他地级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消除比例显著提高,到2020年年底达到90%以上。

据生态环境部统计,截至5月15日排查启动前,上报黑臭水体总数最多的3个省为广东、江苏和安徽。在本轮强化监督中涉及城市黑臭水体治理专项的13个省(区、市),江苏省上报的已完成治理水体数为304个,占总排查量的27%,是任务量最重的一组。截至5月24日,该工作组在当地新发现疑似黑臭水体8个。

如何防止污染反弹

如何治理城市黑臭水体、防止水体出现黑臭反弹问题,生态环境部水生态环境司司长张波认为重点在于控源截污。他将承担不同阶段集水功能的管网称为“干管”和“毛细血管”,可以说,排查人员每撬开一处沿河管网井,都是在检查集水的“机体”是否完整。

来自北京市市政工程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的高工丁党传就在连续撬开几个沿河管网井后发现了问题。“说是雨水排口,却没有相应的雨水井”,这位65岁的市政专家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排污口的去向和源头。在排查当地已完成整治名录里最长的一条小马沟时,他和技术组长邱锦荣发现了河岸一处不明非法排污口。

在淮安市一河流沿岸,生态环境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的郭晓平和组员发现了一排“雨水”井,“污水井也盖了雨水井的盖子,这是管理的问题”。

实际上,管网的有无、管线是否畅通都只是硬件齐全的第一步,保障这些“毛细血管”正常发挥作用以控源截污的关键还要看管网质量。

“只要污水管网存在缝隙等质量问题,都会因跑冒滴漏问题,渗入部分雨水或流失部分污水。”来自生态环境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的排查专家李小宝说,国家在污水处理上投入很多,但如果实际解决的污水中混入了雨水,就会造成污水处理能力的浪费。

为检验管网质量,在排查南通市一家污水处理中心时,张波与排查人员没有过多关注中心运行方面的在线数据,而是直接询问进水量与进水浓度。

最终,监测结果显示,该污水处理中心进水COD浓度约为170mg/L,低于一般生活污水处理进水水质COD在200到400mg/L的大致浓度范围。

“之前提倡的大范围污水集中,会在距离、管径、埋深上都增加管网建设的难度,还加大了运输成本”,张波认为,比追求污水处理产量、出水标准更棘手的,是污水管网的质量问题。污水处理厂的工作人员也表示,现在更强调如何把管网做到精细与实用。

暗查小分队被跟踪

“城市黑臭水体治理,必须要按照流域、系统、统筹考虑,若是仅仅就水治水,很容易就会反弹。”在去年10月举行的黑臭水体治理攻坚战_____上,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城建司副司长杨海英介绍,专项行动下的城市黑臭水体整治仍面临反弹风险。除了控源截污不到位,管网建设历史欠账多外,水体、管网等设施的日常维护管理不到位也成为原因之一。

这些原因导致的问题也出现在排查现场。

“不少地方被暗查组发现漏排直排等管网设施问题后,立行立改,但有这个功夫不如花在日常的维护与管理上。”生态环境部水生态环境司工作人员说。

在本轮排查中,不少立竿见影的“成效”都来自于隐匿行踪的暗查小分队。

5月18日中午,暗查小队在无锡扬名三号桥河下游末端发现的“拦截措施向京杭运河漏排污水”问题,到5月22日就已得到解决。该河段一处排污口也在暗查小队队员拍照取证后有了“措施”,“之前发现的排污口外围新布设了拦截袋,水位升高后排污口被淹没”,来自松辽流域水资源保护局的李环说,5月23日水位稍有下降,可看到该排污口仍有往外排污的情况。

“巡河时,有几个人就跟在我们后面两三米的地方。”来自上海市政工程设计研究总院(集团)有限公司的肖峻说,这些跟梢的人有时候会突然上前,拍下他们照片。肖峻和来自吉林公主岭环境监察大队的苏东策搭档,暗访时,他俩找到不少黑臭水体。

“有时候,跟踪的人就贴在我们背后听我们对话,听完就到一边汇报去了。”李环说,其实不少黑臭水体都治理得不错,“每个点都安排了这么多人,说明当地很重视,也实在是担心核查结果”。

如今,经历明察与暗访的不少城市黑臭水体都使用曝气装置等方法提升水质。对此,张波认为,更重要的是恢复水生植被,进行生态修复,建立生态缓冲带,“写好‘治’‘保’‘用’这3篇文章,也就建立了水生态环境的保护体系”。

未来一年半,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生态环境部将继续推进城市黑臭水体治理,对已经整治完成的水体,巩固治理成果,防止黑臭反弹;对尚未完成整治的水体,加强督促指导,推进整治。

原标题:生态环境部启动2019年第一轮统筹强化监督 瞄准1138个黑臭水体“望闻问切”